關於部落格
時光隧道,穿越了過去,連結了現在,邁向了未來
  • 9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活著

由大陸影帝葛優所扮演富家少爺-富貴,是一位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不管父母和妻子家珍(鞏利飾)如何地規勸,就是惡習不改,整日留漣於賭場之中,終於使得大好的家產拱手讓人,自己也淪落去戲班唱戲,只是沒想到唱戲才唱一半,國共內戰卻在此時發生,他則在逃亡的路途上被迫拉去解放軍裡唱戲,不過所謂福兮禍所依,這樣的遭遇卻也使得他陰錯陽差地逃過了共產黨執政後一連串地清算活動。 好不容易等到他們夫妻生活平靜了下來,卻沒想到他們唯一的兒子-有慶,又在一次意外中葬生,而事故的肇事者不是別人,正是富貴在逃亡時一同出生入死的夥伴-俊生,這件事的發生,使得家珍再也不願見到俊生,直到後來他們剩下的惟一女兒-鳳霞出嫁了,嫁了一個當時算是當權階級的工人領班-萬二喜,雖然鳳霞與二喜兩人都有殘疾,但兩人彼此互相扶持,婚姻倒也算圓滿,只是這一段平靜的婚姻,又因鳳霞的懷孕而再起波瀾,本來家庭裡多了一位新成員應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不論是男是女都應該好好地慶祝,只是這時正值文化大革命的高峰期,到處都充滿了年輕氣盛的紅衛兵,連醫院都不例外,這群少年人自信有餘,經驗不足,連個產後出血都找不到方法應對,雖然二喜事先請了一位老大夫來壓陣,但這老大夫早在勞改營裡餓了兩天兩夜,就算暫時給被放了出來,也早就剩下半條命了,哪還有力氣去救人,再加上富貴一口氣買了八個饅頭給他吃,他吃得狠了,卻不小心給他噎到,這下正是求天不應,求地不靈,鳳霞就這樣求助無門地死去,後來鳳霞的遺腹子-饅頭長大了,只見二老帶著饅頭與二喜一起去掃墓,看著饅頭,富貴彷彿看到了一道新希望,對於此時的富貴而言,他已不再多求什麼了,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饅頭能好好的地活著,活著看看他所見不到的新世界。 唱著頌歌,穿著軍服,對著毛澤東畫像敬禮,看到這樣的結婚典禮,彷彿有一種時空錯亂感,這樣的情況很好笑,但卻是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的時空背景,身處21世紀的我們,現在可以搬蔣公銅像,可以譏諷政治人物,可以上街抗議,所以當我們一看到這片段,或許第一個念頭就是-笑,只是在那時候這真的是種流行,你又能說如何?只能說這就是時代的落差,我們現在會在KTV唱國歌,他們過去在廣場中也曾唱國歌,但這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心境。 對於片中的人物,我對鎮長以及俊生這兩個人物最有感觸,鎮長是大時代的小人物,他一心一意的為黨做事,忠心地執行黨所交代的每一項事務,但最後卻因為權力的鬥爭而下台,甚至不知明天在何處,聽著富貴與家珍的安慰,他只能無奈地揮手說再見,只是究竟是否還有再見的日子,誰也不知道! 至於俊生,他更是個權力鬥爭中的犧牲品,自從他不小心壓死有慶後,對著富貴與家珍,他總有說不出的愧疚,尤其是家珍,他甚至連見著機會都沒有,到了後來他自己被批鬥為走資派,妻子也是不明不白地死去,此時的他已沒有繼續活著的勇氣,心中唯一的牽掛還是有慶的。他千方萬計地偷跑出來,為的就是將這件事做個了結,看著俊生如此地模樣,家珍似乎也不再怨恨他了,「記著!你還欠著我們家一條命」這句話她當初也曾對俊生說過,只是如今的心境卻已不再相同。 經歷了家道中落,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對於富貴與家珍而言,似乎已沒什麼好失去了,他們依舊活著,但似乎只為了那微薄的希望而活,看著身旁的人一個個遠離,他們究竟是否該慶幸自己還活著呢?這答案,或許連他們都不清楚! 看過了『活著』,我不得不承認,劇中的時空背景給與我相當大的落差,以前所學的不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就是拯救大陸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完完全全沒有看到大陸真正的生活情況,如今我才知道,原來人民公社並不是如想像中的那麼糟,大躍進也不是只是領導人口號喊喊而已,這些觀念我曾經試圖去修正過,只是真正看到了實例,才知道原來自己離事實還是有一段很遠的距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